19, 10月, 2021
风险高、待遇差、“病人荒”……儿科医生职业压力前所未有

风险高、待遇差、“病人荒”……儿科医生职业压力前所未有

安徽省宿松县人民医院儿科10名医护人员,因绩效考核过低,以科室名义联名打报告,要求集体转岗,引发舆论关注。有儿科医生反映,基层儿科医生多年老问题仍然存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下又叠加“病人荒”的新情况,令绩效收入本就不高的儿科医生境遇“雪上加霜”。

一名儿科医生在为孩子检查身体 帅才 摄

张翠梅说,儿科被称为“哑科”,相较于成年人能描述自己的病情,配合医生检查、治疗,儿童患者不会和医生交流,给诊疗过程带来不少难题,儿科医生在工作中需要付出更多精力和时间。“另外,儿科疾病发病急、变化快,对医生能力提出较高要求,否则可能带来严重后果。”

这位医生介绍,他所在的医院自负盈亏,儿科科室的绩效主要来自住院收入。若按绩效考核,今年初他所在的儿科绩效已降至了负数,直到7月才开始由负转正,绩效部分一个月才200元。“为此,医院不得不调整绩效考核办法,为儿科医生收入托底。”

受疫情影响,今年尤其是上半年,许多基层医院门诊量、住院量大幅下降,儿科也不例外。“病人荒”意味着业务量下降,绩效进一步减少。有基层儿科医生说,从业20多年来从未遇到这样大的收入压力。

广东省曾于2018年制定了“儿科服务能力建设三年行动计划”,提出“提高儿科医生供给量,鼓励和引导医学院校加强临床医学儿科专业建设”,支持南方医科大学、广东医科大学和广州医科大学设置儿科学本科专业、招收儿科专业医学生,并逐步扩大儿科学专业研究生招生规模。

标本兼治,缓解儿童看病难

问责是为了发挥震慑和警示效应,更好地推动工作。为进一步加强防汛救灾工作监督,以严明战时纪律切实有效助力打赢防汛救灾硬仗,7月14日,江西省纪委监委印发相关通知提出,要重点查处防汛抗洪抢险救灾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对擅离职守、失职渎职、违抗命令、临阵退缩、推诿扯皮、贻误工作等问题,一律先通报后处理,以儆效尤;对贪污、挪用、截留、挤占防汛救灾资金与物资的,依规依纪依法从严从重处理;等等。

尤其要注意的是,在这些案件中,领导干部的不担当起到了不良“示范”作用。城市管理执法局第一大队副队长高继东擅自离岗回家办私事,其他工作人员竟然身着制服招摇过市地围观他人钓鱼;洲口镇党委书记陈某、镇人大主席刘某发现防汛安全问题不及时督促整改,各防汛堤段段长、村支部书记等就有样学样,对防汛灯安装不到位、防汛人员不达标、砍草除杂清沟不彻底等问题视而不见。事实表明,“关键少数”如果当“甩手掌柜”,带坏的是整个队伍的风气,挫伤的是踏实干事者的心气。只有盯住“关键少数”,以上率下压实责任,层层传导压力,才能构筑起抵御汛情的牢固堤坝。

近日,江西、湖北、湖南通报了一批防汛期间失职失责案例。江西南昌市青山湖区常务副区长陶江华因防汛值班期间脱岗饮酒,被给予政务记过处分;湖北仙桃市城市管理执法局第一大队副队长高继东等4人擅自离岗回家办私事、围观他人钓鱼被问责;湖南汉寿县洲口镇落实上级防汛工作要求不力、存在安全隐患,该镇党委书记陈某、分管水利工作的镇人大主席刘某等23人被问责;等等。在防汛的关键时期,这些问责案例释放出强烈信号:防汛情势严峻,谁不落实责任就问责谁。

不少儿科医生反映,儿科医生长期存在的压力大、风险高、待遇差等问题没有得到明显改善,职业环境仍然不容乐观。加之疫情又带来“儿科遇冷”的新情况,儿科医生的职业压力前所未有。

张翠梅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人大代表,今年她提交的《关于增设儿童医院,提升儿科医护人员待遇,从根源上解决我省儿童看病难问题的建议》,被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确定为重点督办建议。“解决儿科医疗资源紧缺的关键在于提升儿科医护人员待遇。”她说。

收入较往年至少下降了1/3

但另一边,儿科医生常年短缺。以广东省为例,广东省儿科医师数量占全省医师总数不足5%,却承载了占全省近20%人口的儿童的诊疗任务。每逢流感高发季,儿科医生经常超负荷工作。

广东省中山市博爱医院新生儿疾病筛查中心主任张翠梅说,基层医院儿科接诊的主要是呼吸系统疾病,其他常见的还有消化系统、泌尿系统等普通疾病。今年受疫情影响,孩子出门少了,许多常见的季节性疾病发病率降低了。

此外,专家建议完善落实儿科分级诊疗。广东医科大学副校长曾志嵘说:“不能只关注大型医院的儿科如何扩大规模,更要想办法加强基层的儿童健康管理、健康干预,加强基层儿科尤其是地方上的妇幼保健院、儿童医院的建设。”

据中国气象局7月15日召开的汛期专题新闻发布会消息,长江上游地区未来10天强降雨维持,叠加效应明显、致灾风险很高,汛情形势依然很紧张。广大党员干部要从通报案例中汲取教训,引以为戒。纪检监察机关要强化监督执纪问责,强化政治监督,督促有关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增强政治自觉和责任担当,采取更加有力有效措施抓好贯彻落实,坚决打赢防汛救灾这场硬仗,尽最大努力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目前承担儿科诊疗任务的主力仍然是综合性医院,但因为儿科效益低,综合医院普遍不重视儿科建设,部分综合性医院甚至是出于政策要求或评定等级考虑才不得不开设儿科。” 张翠梅说。

“收入相比往年至少下降了1/3。”广东西部某医院一位儿科医生说,往年同期一天门诊能看约100个病人,今年2月、3月一天只有10多个病人,现在恢复到一天50多人左右。“住院人数也下降了很多,去年平均每个月儿科有500人住院,现在最多一个月才200人左右,最少的时候不到往年的1/3。”

压力大、风险高、待遇差……多种因素叠加,导致许多医生不愿去儿科工作,医学圈更流传着一句调侃:“金眼科,银外科,马马虎虎妇产科,千万别干小儿科。”

基层医务工作者认为,解决儿科医疗问题,要从提升儿科医师薪酬待遇入手,先试点再铺开,辅之以其他,从基底撬动儿科医疗体系的格局,再慢慢从分级诊疗、儿科联盟等其他方面逐步形成完善的儿科体系,彻底解决儿童看病难问题。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防汛救灾工作事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从来就不容许有任何疏忽懈怠。当前,江西省及湖北省阳新、蔡甸等已将防汛应急响应提至最高级的Ⅰ级,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只有强化战时标准、进入战时状态,才能打好打赢防汛救灾大仗硬仗。但少数党员干部中仍然存在对防汛排涝救灾工作纪律置若罔闻、擅离职守、慵懒散漫等消极现象。就在陶江华脱岗的前一天下午,其值守的红旗联圩河道水位达到22.7米,超出警戒水位,出现紧急情况。作为长期分管应急管理工作的陶江华,对于形势之严峻,不会没有警醒意识,问题在于缺少担当意识。他被问责也从一个侧面看出,一些安全隐患之所以会演化成事故,都与责任意识不到位、工作落实不到位紧密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