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4月, 2020
向佐带郭碧婷看F1赛车小两口牵手热聊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甜蜜

向佐带郭碧婷看F1赛车小两口牵手热聊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甜蜜

郭碧婷她长得清清秀秀,长发飘飘,犹如漫画中走出来的美少女。但从去年11月郭碧婷与向佐相识,1月两人正式公开恋情,3月向佐向郭碧婷求婚。这短短半年时间里,郭碧婷从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人儿变成了别人的未婚妻,这速度快到让人难以接受。自二人订婚后,丝毫不避讳媒体的镜头,奔赴世界各地享受惬意时光,无时无刻地撒着狗粮。

从二人的互动中,我们可以看出来向佐是一个外表强硬内心憨厚的大男孩儿,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自己的心上人。而郭碧婷是一个外柔内刚,有想法有态度的好女孩。在面对向佐时,大多数事情是由着她的性子来的。

七宗罪之第四条 懒惰:逃避的欲望,懒惰及浪费所造成的损失为懒惰一罪的产物。懒惰在这里是指‘精神上懒惰’,深层点的话,含有“现实逃避”的意思,具体来说包括懒惰、怯懦、缺乏想像力、满足及无责任心。

一直把自己价值观定义在追求善良、洁白与完美的人,在恶的面前往往不能抵抗其诱惑,甚至察觉不到恶的诱惑在进行。撒加并不是动漫史上唯一一个这样发生人格剧变的角色。富坚义博在《幽游白书》里塑造的一开始很单纯的仙水忍,在目睹一次人类残虐小妖后,发生了人格的分裂(七个人格)。皎皎者易污,一个不能面对自己内心的阴暗,一个不能面对社会的阴暗,后来终将被阴暗给吞噬。

七宗罪之第三条 贪婪:希望占有比所需更多为之贪婪,或是“过度热衷于寻求金钱上或权力上的优越”(但丁)。

不用太纠结杀史昂那刻黑撒是什么时候取代蓝撒的,从决定踏上见星丘去问史昂的那一刻,真正心理失衡的人就是蓝色的撒加,如果他真如他本人所说的愿意真心辅佐艾俄罗斯,何必多此一举呢?问出“我被所有人当做神般敬仰着,但是,为何我不是下任的教皇?”这句疑问的正是蓝色的撒加。落选那刻巨大的失落重现,夹杂着心里的不甘与不肯放弃、对艾俄罗斯强烈的嫉妒与对史昂的巨大愤怒这些拧在一起崩断了撒加内心里残存理智的最后一根弦,蓝与黑的变奏曲开始:象征嫉妒的利维坦、象征贪婪的玛门、象征懒惰的贝利尔、代表愤怒的萨麦尔与代表自大的路西法冲破了道德最后的闸门,结合而诞生出的黑撒,向史昂发出了致命的一击,才有了史昂临死时说的那句“你根本不是神的化身,你是恶魔的化身”,拉开了13年的各种人性悲剧大戏。

4月14日,向佐带着自己的未婚妻郭碧婷共同现身于F1赛车比赛现场。当日的向佐身穿蓝色运动衣,头戴红色棒球帽,扎着一个小辫子,整个装扮潮范儿十足。郭碧婷身穿黑色毛衣,戴着金色的毛衣链,依旧是标志的黑长直造型,女神范儿十足!

文章内容为纯原创,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在他们两人的感情中,性格一强一弱恰好互补,一方有颜值一方有家产,事业和家庭各有所得,再加上向太的支持,这小两口还是能够走得很长远的!

【柴可夫斯基的《b小调第六交响曲-悲怆》的整部作品通过营造一种阴暗的氛围,反映人对悲剧命运的抗拒与无奈,其中有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残酷的现实给人以无形的重压,不停压抑着人性,好象一把生锈的钝刀在慢慢地宰割人的灵魂,想要抗拒是不可能的,只有反复咀嚼内心的痛苦,生命之火在极大的痛苦中一点点地熄灭,终结的第四乐章则预见了未来的死亡和对命运无从反抗的无奈。】

七宗罪之第七条 傲慢:卓越的欲望,过分自信导致的自我迷恋,觉得自己处处都高人一等为傲慢,期望他人注视自己或过度爱好自己。因拥有而感到比其他人优越、把自己定位成比上帝或他人更优秀的存在。

在进场途中,向佐与郭碧婷十指紧扣。郭碧婷轻轻撩动乌黑的长发,牛仔裤下纤细的脚踝非常吸睛,向佐则满眼笑意地注视着郭碧婷的一举一动。二人一路上有说有笑,俨然一副陷入热恋期的小情侣模样!

但是有句话说得好“情人眼里出西施”,虽然向佐当天看起来有些犀利,可郭碧婷却不放在心上。向佐一只手撑着下巴,不知在说些什么,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旁边的郭碧婷将手轻轻搭在向佐的肩头,面带微笑仔细倾听未婚夫的话语。即使隔着一层屏幕,我们也能感受到这小两口快要溢出来的恩爱!

单看二人的造型,他们两个人都算得上是走在时尚前沿的人。可是当二人坐在一起时,这个颜值看起来就有些不搭了。郭碧婷皮肤白皙,气质清纯却不失性感,恰恰是这种清纯和性感之中的感觉,最是吸引人。而一旁的向佐与王宝强有些撞脸:皮肤黝黑,脸上残留着胡茬,整个人看起来邋里邋遢的,似乎很多天没有整理卫生了,实在有些辣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