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10月, 2020
金融投资报资金“生力军”体量有多大

金融投资报资金“生力军”体量有多大

本周银行股“点火”,行情堪称火爆,但很多投资者并不清楚究竟是谁发动了这波行情。最近有消息称,有国有大行人士表示,未来将股票等权益类资产占比从2%提高到5%。

这个消息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银行股会突然大涨了。因为如果银行将股票等权益类资产占比提高到5%,也就意味着摆明了要增加股票配置,而买什么股票呢?肯定是买自己最稳当,由于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基本都破净,而且自己对自身的经营状况非常熟悉,即便利润增速下降,但分红还是有保障的,三五年内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以及头部城商行还没有多大的顾虑。

根据央行的公开数据,截至6月末,中国债券市场余额为108万亿元人民币,位居世界第二。共有近900家境外央行、法人机构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覆盖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外国资金投资中国国债的占比,从2018年开始急速增长,到今年7月已经超过4.3万亿元人民币。

其实,中国债券原本就挺“香”;但真正变得火热,还要得益于三年间设置了四个点燃境外投资客的时间节点。

2017年7月是第一个时间点。此前,境外投资者购买中国债券需要通过香港市场,在内地设立账户后才能操作。但2017年7月,内地和香港设了“债券通”制度,境外投资者可以在不改变其交易习惯的情况下,直接投资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所有债券。

2018年8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境外投资者投资境内债券的利息收入,暂免征收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期限暂定三年,又加了一把柴火。

而今后的课题,就是把这种阶段性的比较优势稳定下来,把外资变成一种长期可输入、可充分借用的红利。

这两把火,很快得到了市场的积极反应。

今年3月,外国人持有的中国国债规模是2.26万亿元。到现在仅4个月时间,外国投资者购买的中国国债就增长了2.04万亿元,4个月增持了90%,平均一个月买了5100亿人民币。这是2018年以来流入速度最快的一段时间。

截至7月20日发稿时的即时数据,主要经济体中,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是3.045,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是0.605,英国是0.143,日本是0.025,德国是负0.468,法国是负0.171。西方主要经济体中,只有意大利跑赢了其他国家,但也仅有1.166——这是横向比。

中国国债为什么“香”了?

不过说实话,理财资金究竟会有多少进入资本市场,这是未知数,因为即便理财资金追求的是略高于银行定存的收益,但还是将风控放在了第一位,它毕竟不是单纯的股票型基金。因此,25万亿元理财资金是不是全部进股市?肯定不是!大多数还是会进入债券市场,或者其它低风险权益类市场。

2019年4月1日,300多只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开始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债券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之后的第四大计价货币债券。据初步估算,可以为中国债市引入1000多亿美元指数追踪资金。

今年2月28日,9只中国国债正式纳入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摩根大通指数和彭博巴克莱指数同为三大全球债市指数。

显然,点燃外资投资中国债市的主要火种,是中国内地金融市场的开放。

纵向比来看,中国国债的回报率也更稳定。虽然与去年相比,中国国债收益率略有下降,但一直保持在3以上。而美债的收益率远低于一年前同期的水平。去年7月19日,美债收益率还在2.057,今年与去年7月19日最接近的开盘日是7月16日,收益率已下降到0.634。

这应该是目前市场新增资金的一个逻辑,当然这个逻辑是比较脆弱的,那就是必须建立在A股持续健康牛市的基础上。退一步说,银行现在也比较为难,理财产品现在的可投资渠道越来越窄,而国内现在能扳着指头数过来的资产洼地,也只剩A股了。要不然,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会逐渐下降,资金会流出银行系统,所以拼命也要挽留。如果不信,过段时间看看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有没有上升就一目了然了。

□徐立凡(专栏作家)

中国国债受外资青睐,当然,最终还在于相对较高的回报率。在若干外资交易的中国债券中,十年期国债是外资青睐的明星。因为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跃居世界第一。

从另一个比较乐观的角度去理解,如果A股真的火了,那就不仅仅是这些理财资金进入股市的事情了,而是数量庞大的居民银行存款。截止今年5月底,全国居民存款余额已经达到204万亿元。与此同时,狭义货币总量M1也达到58万亿元,也就是可供投资的资金有58万亿元,这是理财产品的数倍,其中包括企业可投资的资金。按正常角度看,如果理财资金先进入资本市场,推动资本市场良性发展,然后后续的储蓄资金就可能通过这个渠道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源源不断地进入资本市场,当然,前提是要有赚钱效应,如果这些钱进入股市亏了,那后续资金也就不敢来了。

让全球资本积极“为我所用”

照此节奏,今年外国投资者购买的中国国债将达到6万亿元,相当于二季度GDP的四分之一强。

目前境外投资者主要吃的是中国的利率债收益。下一步可以拓展稳健可靠的城投债、信用债与境外资本的联结,引导境外资金助力地方建设。

那么,钱从哪里来?从去年开始,各家银行就在密集成立理财子公司,当时就有人憧憬这是在为进入资本市场做准备,主要的“转场”资金应该是理财产品资金,这部分资金在2019年年底应该有25万亿元左右。但在当时,这部分资金即便想进入资本市场,也比较复杂,因为银行自己没有证券牌照,最可行的就是依靠信托或者基金入市。不过,如果这部分资金要从表外转表内,再拿给信托或基金进入资本市场,似乎又不规范。两难之中,银行可能获得证券牌照的消息给这些理财资金解了围。

长期国债收益率下降,通常意味着远期经济危机发生的概率上升。但假如未来长时期,美债收益率持续下行,美元或失掉“避风港”特点。避险意识也迫使境外投资者购买更加安全稳定的中国国债分摊风险。

可以说,中国债券“香”了,从根本上看,是中国经济与当下的其他主要经济体相比,币值更稳定,金融机制有区隔,经济逆势成长。

看来,一些国家虽三番五次诋毁中国,俨然要对中国的发展围追堵截,但资本的嗅觉依然是最灵敏的。到底“香不香”,那些机灵的投资客们心里“门儿清”。

中国债市的“香”,除了满足全球投资者安全投资的需求外,对满足我们自身的发展需求也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