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8月, 2020
新冠疫情暴露美国深层次问题美媒我们生活在一个失败国家

新冠疫情暴露美国深层次问题美媒我们生活在一个失败国家

新冠疫情暴露美国政治和社会深层次问题,美媒:我们生活在一个失败国家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蒋子怡 本报特约记者 王逸】“我们生活在一个失败国家。”在美国舆论对本国新冠疫情应对的反思中,《大西洋月刊》以此为题的文章格外醒目。这篇提前出版的6月刊文章称,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美国种种政治和社会深层次问题,直言“新冠病毒并未让美国解体,而只是揭露了已经解体的美国”。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认为,美国面对疫情很像“第三世界国家”。也有美国媒体认为,给美国贴上“失败国家”标签略有夸大之嫌,但美国确实在向世界展示其最难堪的一面。

2月底公布的2020/2021财政年度预算案,推出逆周期措施,为此动用逾1200亿元的财政储备。

香港各金融机构不间断服务市民,除了维持主要业务正常运作,多家大银行纷纷推出纾困措施,例如延长贷款还款期、允许只还息缓还本等。

香港财政储备约为1.1万亿元,必要时有能力动用库存应急。新预算案赤字达1391亿元,为历年最高,对此财经官员表示,其中1200亿元属于发放现金等一次性开支,尚不会构成长远财政负担。

“攻克疫情的战斗还必须是一场恢复我们国家健康并加以重建的战斗,否则,我们现在所承受的苦难和悲痛将永远得不到补偿。在我们目前领导层的统治下,不会有任何改变。”文章称,如果说“9·11”事件和2008年金融危机耗尽了人们对旧政治建制派的信任,那么2020年应该消除认为“反政治”是救星的想法。不过,终结目前这个政权仅仅是开始。

“20多年来,香港面对不同的挑战和难关,都能在中央政府支持下迎刃而解。我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只要全港市民同坐一条船,同心同德,肯定能够把疫情处置好。”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召集人陈智思近日对记者表示。

疫情使全港旅行社生意下跌九成,特区政府资助每家8万元,只能应个急,业界努力自救,见缝插针,纷纷推出前往无疫情国家的“蚀本团”。一家旅行社董事禤国全对记者说:“这么便宜的团费一定无钱赚,只希望员工有工做,公司维持营运,撑到疫情过去,可以恢复正常。”

惠民措施接踵而至,体现了特区政府带领香港渡过难关的决心和承担。除了“开仓”,其他措施陆续有来。为了与市民共克时艰,特区政府管治团队的所有政治任命官员,最近捐出1个月薪酬用作慈善公益。2月份,优化“科技人才入境计划”,新增5G通信等6个引才领域。虽处逆境,特区政府仍投放大量资源对外推广,巩固香港的商业枢纽地位,重新吸引大型会议展览,重振旅游业等。

特区政府也以大动作强化医疗系统,对医管局的经常性拨款大幅提高到一年750亿元。

如何减轻企业和市民的压力?特区政府最近采取措施,以撑经济、纾民困。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9日也称,美国著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表示,所有人都开始意识到,美国政府在处理因新冠病毒暴发而导致的危机方面非常失败,因此,新冠病毒将为美国和整个世界的变革带来机遇。

香港特区政府最近通过“开仓”支援企业、大幅减免税费、向市民发现金等积极举措,撑经济、纾民困。

在香港疫情防控的紧要时刻,由中建国际集团昼夜奋战建成的鲤鱼门隔离中心落成。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到现场看望建设者,他呼吁全社会要人人出力、同心抗疫,形成出力为荣、损害为耻的社会氛围,在港引起较大反响。

新冠危机要求有迅速、理性和集体的应对,而美国却表现得像一个基础设施落后、政府运转失灵的国家。政府浪费了无法挽回的两个月准备时间,总统所做的是表达任性的盲目、寻找替罪羊、说大话和撒谎。他的代言人们则鼓吹阴谋论和灵丹妙药。一些参议员和企业高管迅速采取行动,但不是为了预防即将到来的灾难,而是为了从中获利。

这些措施包括,向18岁或以上永久性居民发放1万元,预计惠及700万人;大幅宽免薪俸税、住房差饷;多发1个月社会保障津贴;为公屋的低收入租户代缴1个月租金;等等。

据记者观察,特区政府照顾各业,安排较为周到细致。例如为考生代缴考试费,向全港物业公司发防疫津贴,每个清洁工都考虑到了。渔船怎么补助?船只长度25米以上的20万元,25米以下的8万元。

春节假期刚过,海通证券等金融业公司的员工们就上班了,脸上加了一副口罩。香港联交所几乎一直正常运营。3月6日后,赛马会的各投注站也开门了,重现活力。记者近日在中环、湾仔、铜锣湾街头所见,大部分店铺在营业,但多数店里客流少了,有店主说:“不结业,苦撑下去!”

“我当然受益啦!这在香港是大手笔,是及时雨啊!” 邝伯对记者说。

也有一些业者逆势拓展业务,香港太兴饮食集团东莞永富食品公司复工次日就宣布增资9000万元。“腾讯香港”2月宣布,用户可在全港所有7—Eleven便利店中,直接刷“港版微信支付”消费。

《大西洋月刊》称,这就是对病毒敞开了怀抱的美国的场景:在繁荣的城市里,与全球联系紧密的白领阶层依赖于不安定的、不受关注的服务人员阶层;在农村,不断衰落的社区反感现代世界;在社交媒体上,不同阵营间充满互相仇视和无休止的辱骂;在华盛顿,一个骗子及其智力枯竭的政党领导着空洞的政府;在全国各地,弥漫着一种看不到共同身份或前途的愤世嫉俗的疲惫情绪。

抗疫失败暴露严重“基础病”

为了“撑企业、保就业”,预算案推出完全由特区政府担保的低息贷款;宽减利得税,宽免非住宅物业差饷、商业登记费;补贴电费、水费和排污费等,总计涉及183亿元。

业者奋力自强。“周大福”“谢瑞麟”等商号,很多分店暂停营业,或缩短开门时间,但尽量不裁员,而通过放年假、无薪假等来调剂。裕华国货公司董事长余国春表示,公司虽面临巨大挑战,但不减薪、不裁员,与300多名员工同舟共济。

《大西洋月刊》称,新冠病毒登陆美国时,发现那里是一个有严重“基础病”的国家,并无情地利用了这一点。腐败的政治阶层、僵化的官僚机构、残酷的经济、分裂和错乱的公众等“慢性疾病”多年来一直得不到治疗,而美国学会了不安地忍受这些症状。一场强烈和无处不在的疫情让这些慢性病的严重性昭然若揭,也使美国人震惊地意识到自身正处在高风险中。

文章作者、《大西洋月刊》记者乔治·帕克在接受美国沃克斯新闻网采访时说,之所以称美国是失败国家,是因为对3月的恐怖记忆,“我们该怎么做?政府没有任何指导意见,有的只是撒谎、幻想和危险的念头。”他还表示,此次疫情需要联邦政府做决断,“只有他们可以组织抗疫,弄清楚供应链、分销网络,找到抗疫物资,与私营部门协作,生产美国需要的紧急物资。但是,他们并未这么做,所以失败了。”

两党缓慢地意识到自己丧失了多少信誉。新出现的政治潮流是民粹主义。特朗普的上台是对共和党建制派的否认。但保守政治阶层与新领导人很快达成了谅解,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基本目标:为了服务私营利益集团而盘剥公共资产,这使得共和党政客和捐款人可以愉快地容忍一个根本不懂得如何治理的政权。在帕克看来,总统特朗普几乎完全从个人和政治角度看待这场危机。出于对连任竞选的担心,他宣布疫情为一场战争,自己则是战时总统。特朗普把国家抛向一场旷日持久的灾难——他未履行好自身职责,还摧毁职业公务员队伍。他赶走了一些最有才华和经验的职业官员,让重要职位空缺,并安插忠于自己的人,其目的只有一个:为自己的利益服务。

本世纪美国第三次重大危机

年过七十的邝伯,在湾仔一栋大厦做管理员。近日,来自特区政府的三件好事,落到了许多和他一样的基层市民身上:作为永久居民,将获发1万元(港币,下同);作为老人,额外发1个月的高龄津贴;做大厦的看更(管理员),又可申领每月1000元的抗疫辛劳津贴。

“今年是困难的一年,但我们相信:没有越不过的山、跨不过的坎。”业界人士互相勉励。不少企业主硬着头皮,动用自己的积蓄来支撑,但挺不住而结业的公司和店家也不少。

香港这次撑经济保民生的力度是前所未有的。由于经济连番遭受重创,未来挑战仍多,本地经济界的评论显得理性而沉稳。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鄂志寰说,这些措施表明,特区政府在迎难而上,应对经济下行的压力。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说,大力度的措施,是要令经济下滑幅度减少一点,缓和这次调整的痛感和影响,“保住经济的元气,增添回升的动能。”有专家指出,香港经济复苏预期延后,结业、失业增加在所难免,特区政府仍要未雨绸缪。

“全世界都在可怜我们”。《纽约时报》9日称,爱尔兰民众现在都给美国的印第安原住民捐献抗疫物资。由于特朗普政府的无能,这些部族受到疫情严重冲击。美国因为有一个失败的联邦政府,被全世界嘲笑和同情。

驻港中资机构走在了抗疫和稳定经济民生的前列。中银香港第一时间推出优惠贷款、“还息不还本”等5项措施。受疫情影响,香港零售市场一度出现抢购,为此,华润集团和招商局集团大幅增加物资采购、调运、仓储和投放。当前香港,主要生活用品货源充足,供应正常。

《大西洋月刊》称,新冠疫情是本世纪短短20多年来美国的第三次重大危机。第一次发生在2001年9月11日,那时美国民众的反应是一起哀悼和动员起来。而党派政治和糟糕的政策,抹杀了国家团结的意识。2008年的第二次危机强化了这种情绪。在上层,金融危机几乎可以被认为是一次胜利,而持久的痛苦全部由处在中间层和底层的美国人感受。金融危机在美国人中插入了深刻的裂痕:上层社会和下层社会之间、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之间、都市人和农村人之间、本土出生者与移民之间、普通美国人与领导人之间。萧条的持久影响是加剧两极分化,并败坏权威、尤其是政府的权威。

为了共克时艰,香港地产建设商会发出声明,希望业主们宽减租金,新鸿基地产发展等一批公司纷纷减租;海港城决定2月份减租五成;拥有大量物业的“领展”提供8000万元的“同舟计划”,用于补贴租户等。香港零售管理协会呼吁全港店铺业主提供6个月的租金舒缓措施,得到不少响应。

“在漫长3月的每一个早上,美国人醒来发现自己成为了一个失败国家的公民。”《大西洋月刊》写道,这个国家没有国家计划,也没有前后一致的指令,政府任由家庭、学校和办公场所自行决定是否关闭和寻求避难。当发现检测试剂盒、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极度短缺时,州长们向白宫求助,而白宫却推诿搪塞,之后又要求私营企业提供帮助。各州和城市被迫卷入“竞标大战”,沦为价格欺诈和企业牟取暴利的牺牲品。普通民众用缝纫机缝制防护装备,试图让装备简陋的医院工作人员保持健康,让患者活下来。

一面应急,一面预留资源投资未来。 多个行业将获大额注资,为10年医院发展计划预留约5000亿元,预留30亿元扩建科学园、20亿元资助电动车充电设施、4.5亿元推行法治计划……

去年以来的修例风波已经造成香港经济持续衰退,严重影响市民生活。香港失业率在2019年下半年开始攀升,从上半年连续十余年的低位2.8%逐步升至四季度3.3%的水平。其中,与消费和旅游相关的行业,即零售、住宿、餐饮行业的业务持续低迷,合计失业率达到5.2%。

疫情期间香港用水量大增,粤海集团旗下的粤海水务确保供水“零事故”。在港拥有97家门店的华润堂多方备货,以平价供应大批抗疫物资等。中石化香港公司采取“油品不断供、商品不涨价、服务不打烊”等措施,保障油品的稳定供应。广南集团多渠道保障生鲜物资供港,高峰时一天供应活猪超过1000头……

香港工厂早已外移,但遇到物资紧缺时,本地能生产一点是一点。香港工联会2月初决定重设口罩厂,三周后投产,进而引进生产线,争取日产10万个,免费发给市民。惩教署有口罩工厂,署长胡英明带领该署员工,每天下班后赶去当义工,一口气干到晚上11点,3星期共制作口罩100万个。

应对疫情,特区政府在预算案公布前就已急事急办,拨款300亿元成立防疫抗疫基金,措施多达24项。其中100余亿元用于向公立医院额外拨款、援助本地口罩生产、采购防护装备、支援家居检疫等,169亿元用于援助企业和市民,惠及零售、餐饮、运输、旅游、建筑等行业,例如大型食肆获发20万元,小型的8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