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10月, 2020
马来首富率食用油巨无霸来A股!创业板史上最大IPO或创年内中签率新高2000亿估值谁是最大赢家

马来首富率食用油巨无霸来A股!创业板史上最大IPO或创年内中签率新高2000亿估值谁是最大赢家

马来西亚首富率“国民第一油”金龙鱼登陆创业板,申购前夕自然备受瞩目。

作为注册制落地后首批32家获受理的企业之一,金龙鱼此次上市计划募资达138.70亿元,成为创业板史上最大IPO。从体量来看,金龙鱼去年营收1707.43亿元,2倍于股王茅台的同时打破了上海钢联在创业板的最高营收纪录。

Wind数据显示,8月11日至13日凤凰光学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涨跌幅偏离值累计达20%,买五卖五席位累计净买入835万元。其中,中信证券(山东)郑州经三路营业部、民生证券杭州五星路营业部、安信证券杭州莫干山路营业部成为最大买家,分别净买入2200万元、1080万元和920万元;华福证券的两个营业部为最大卖家,分别净卖出1580万元和1059万元。

有券商预计,金龙鱼上市估值或逼近2000亿元。届时,96岁的创始人、马来西亚华侨首富郭鹤年将再迎高光时刻,财富增长或在500亿元以上。

根据《福布斯》杂志发布的2020年全球富豪榜,郭鹤年以96亿美元财富排名141位。

凤凰光学8月14日分时图

全周“过山车”:涨停新高后立马跌停

不缺钱的巨无霸上市融资,最大受益者却在国外?尽管背靠庞大的国内市场,但金龙鱼的控股股东是新加坡上市公司丰益国际,是一家地地道道的外资企业,此次融资目的也成为市场关注焦点。而作为创业板有史以来新股发行量最高、募资金额最大的公司,金龙鱼或将晋身今年中签率最高的新股之一。

目前,市占率、净利润与益海嘉里相近的海天味业市值已经突破5000亿元,市盈率接近80倍。

七月,如火的骄阳晒得人睁不开眼,配电房里闷热的空气,更是让林健斌他们满身大汗。“配电柜出线开关温度37摄氏度,设备运行正常……”汗水顺着眉骨滑下脸颊,正对着设备测温的林健斌也顾不上擦。

而从凤凰光学2020年中报业绩来看,似乎被外资和大佬们双双看中也是有一定道理的:2020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约382万元,扣非归母净利润为亏损约1340万元,同比均明显缩小,有望在今年进一步减小亏损。

根据发行公告,本次金龙鱼(申购代码300999)发行价格为25.70元/股,共发行新股5.42亿股,网上申购上限为7.55万股,顶格申购需配市值为75.5万元。

周四是凤凰光学的高光时刻:股价低开后震荡上行,收盘前10分钟时再度出现大单“突然袭击“,一波合计2800万元的大单直接将股价打上涨停板至收盘,报14.19元/股。股价突破了7月13日的盘中新高,创出了1年零4个月新高,成交量也放大到5月25日以来近3个月的新高,让股民们兴奋不已。

马来西亚首富身价骤增 香格里拉、北京国贸均在旗下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2019年,益海嘉里营收增速分别为12.94%、10.82%和2.2%,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877.97%、2.53%、5.47%,明显呈放缓之势。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今年上半年粮油产品、饲料原料销量均不降反增,营收同比增10.53%至869.73亿元,归母净利润大增88.35%至30.08亿元。

创业板史上最大IPO 2000亿巨无霸营收=2个茅台

如此剧烈的走势,自然也让凤凰光学登上了近期的交易所龙虎榜。

根据招股书,金龙鱼本次发行不超过54.22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10%,计划融资138.70亿元,拟投向粮油加工、米面油加工、玉米加工等共计19个项目。这一数据,创下创业板开市11年来最高纪录,此前最高的迈瑞医疗、宁德时代首发募资仅为59.34亿元、54.62亿元。

然而,结合8月13日晚间凤凰光学公布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来看,本周这一波股价异动和涨停创新高,很可能也属于“意念”性质,也终于在公司澄清之后造成了次日的资金出逃和跌停。

根据Euromonitor数据,在中国食用油品牌市占率top10中,拥有庞大品牌矩阵的益海嘉里占了3席,其中“金龙鱼”以33.7%市场份额位列榜首。

周三股价维持强势,高开高走,收盘大涨7.5%,成交量开始放大。

凤凰光学8月13日分时图

受疫情影响,今年的高考推迟了一个月,为了给学子们一个舒适的环境考试,长汀一中在各个考场新装了70多台空调,剧增的负荷给电网运行造成一定压力。作为国网长汀县供电公司城区供电服务中心的副主任也是此次保电工作的负责人,林健斌领着配电抢修班、用电检查班等班组的保电人员值守在长汀一中考点的配电房外,确保平稳安全供电。

被外资和王亚伟双双持有

今年是林健斌参加高考保电的第23个年头了。而今年,这份保电任务显得不同寻常,因为他的女儿林雪也参加高考,所在考点正是他所负责的长汀一中。虽然领导安排了他在家休息,但是他却依然坚守在岗位。

“每经牛眼”注意到,凤凰光学本周的股价突发异动,与其被外资和私募大佬双双看中有关。

在7月初到7月中旬跟随着大盘的涨势拉升了一波之后,凤凰光学重新回到了小阴小阳的走势之中,与其他热门股比起来实在不能让股民们满意。不过,本周之内凤凰光学开始了异动,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这竟是一趟“过山车”。

股权穿透后,丰益国际主要股东有美国粮商ADM、郭孔丰、郭鹤年和郭氏家族的Kerry Group Limited与Kuok Brothers Sdn Berhad,其中掌舵人郭鹤年连续多年位列马来西亚富豪榜首。除金龙鱼外,国内的香格里拉酒店、北京国贸大厦均是其名下资产,连可口可乐也是由嘉里饮料有限公司制造。

7月7日下午,随着高考收场铃声响起,林健斌取下头上被汗水浸湿了帽檐的安全帽,一旁的同事催促着:“林主任,快去接孩子,这儿有我们。”林健斌再三确认发电车、配电房已上锁才匆匆往校门走去。(完)

金龙鱼全称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9月16日通过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审议,9月25日也就是本周五开启新股申购。

作为父亲,林健斌也想像普通的父母一样陪考,站在考场外翘首以盼。他说:“平时工作忙,能陪孩子的机会比较少,女儿都习惯了我不在身边。我只希望孩子能像我一样,守住职责,尽心尽力就好。”

凤凰光学在该公告中称:“(8月13日媒体报道)锂电池概念股持续活跃,凤凰光学等多股涨逾6%,并引述消息称宁德时代拟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企业进行投资……现就上述媒体报道内容做出如下澄清。”

中信建投在研报中指出,预计益海嘉里2021年合理PE估值间为20-24倍,对应合理股价区间为30-36元。中信证券也表示,看好益海嘉里在规模绝对领先情况下,继续保持营收增长。

而另外一个更有噱头的“大佬”持仓消息则在8月12日曝光,虽然持仓金额比上述高盛集团少很多,但是却人气十足,这便是前“公募一哥”王亚伟。据中国基金报当日报道,凤凰光学2020年中报显示,王亚伟的千合资本旗下产品中铁宝盈资产-招商银行-外贸信托-昀沣3号证券投资信托在今年二季度持有凤凰光学147.40万股,持股市值为1431.25万元,保持不变。报道刊发的次日,凤凰光学即被2800万元大单打到涨停板,并创出1年零4个月新高。

作为家喻户晓的食用油品牌,资本市场对金龙鱼自然不陌生,但相比金龙鱼的单一品牌,益海嘉里的盘子还要大得多。根据招股书资料,益海嘉里是国内最大的农产品和食品加工企业之一,主营厨房食品、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除最著名的高端食用油品牌金龙鱼外,旗下还有欧丽薇兰、胡姬花,以及中端品牌香满园,大众品牌元宝牌、口福等,业务范围涉及括大米、面粉、挂面等多个食品细分领域。

按照预估最高36元股价和总股本54.22亿股,益海嘉里上市后估值或接近2000亿元。截至9月22日收盘,创业板市值一哥宁德时代总市值为4670.60亿元,农业龙头温氏股份为1316.76亿元。

根据天眼查APP最新资料,益海嘉里控股股东Bathos持股比例达99.99%,而Bathos背后是新加坡上市公司丰益国际,后者依次通过WCL控股、丰益中国、丰益中国(百慕达)间接持有Bathos100%权益。这也意味着此次“资本盛宴”与国内投资者关系不大。

巨大体量背后,益海嘉里的现金流也颇为宽裕,2019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入135.3亿元,截至去年年末货币资金高达646亿元。但另一方面,益海嘉里2017年至2019年短期借款、1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合计分别为565.52亿元、816.81亿元以及757.6亿元,均超过同期货币资金数额,“存贷双高”现象明显。

而从简介来看,益海嘉里集团是由马来西亚华侨郭鹤年与其侄子郭孔丰共同投资,是丰益国际在中国大陆一系列粮油食品加工、销售等业务的统称,即将上市的益海嘉里是核心企业。

随着金龙鱼登陆A股,96岁的郭鹤年也将再迎高光时刻,虽然目前益海嘉里并无实控人,但据招股书数据计算,郭鹤年家族在丰益国际合计持股超过30%,对应益海嘉里持股比例也在30%以上,按照2000亿估值、发行后Bathos持股89.99%比例测算,益海嘉里此次上市将为郭鹤年家族贡献约540亿元财富。

据Wind 8月11日报道,A股中报持续更新中,多只个股获外资大举买入。其中,凤凰光学二季度获得QFII持仓数量不变,较一季度持平。凤凰光学是高盛集团二季度的重仓股,持股市值7300万元,持股比例3.16%。而就在报道当日,凤凰光学早盘即迎来异动,2000多万元买单冲击涨停。

“每经牛眼”注意到,凤凰光学近期利好不断,引来不少游资的关注,甚至“一哥”王亚伟也是其忠实“粉丝”。不过,公司的一纸澄清公告也让其“新能源汽车锂电池”概念随之消散,自然也赶不上“宁德时代投资”的这波涨价大潮了。

拿到整个A股市场,益海嘉里的体量丝毫不亚于各个行业龙头,茅台去年888.54亿营收仅是其一半,创业板营收“一哥”上海钢联去年也仅有1225.72亿,酱茅海天197.97亿营收仅为益海嘉里1/10左右。但从盈利能力来看,益海嘉里不足56亿的净利润与海天味业相当,同期茅台净利润412.06亿元,创业板营收第二(731.20亿元)的温氏股份则赚了144.45亿元。

凤凰光学8月11日分时图

然而,正所谓“好景不长”,股民们刚刚吃了口香的,周五又“风云突变”:凤凰光学低开后约10分钟,两笔各1800多万元共计3625万元的大单涌出,将股价打至接近跌停板。最终凤凰光学封死跌停。收盘报12.77元/股,成交量略有缩减。截至收盘,跌停板上仍有10299手,约合1300万元。

益海嘉里总裁穆彦魁曾对外表示,益海嘉里在国内上市,融资并不是主要目的,而在于让益海嘉里顺理成章变身为地地道道的国内企业,摆脱“外资”标签从而进一步实现在华业务扩张。

凤凰光学周二开盘后不到半小时,一波合计2000多万元的大买单突然爆发拉升,股价一度触及涨停,不过只维持了一瞬间就逐级回落,最终收涨2.65%。

2017年-2019年,益海嘉里分别实现营收1507.66亿元、1670.74亿元、1707.43亿元,净利润52.84亿元、55.17亿元、55.64亿元。以2019年为例,公司厨房食品营收占比达到63.9%,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占比为35.8%,其他占比0.3%。

除了首富,郭鹤年还有一个由来已久的外号“亚洲糖王”。上世纪50年代,凭借期货交易的成功,郭鹤年在白糖市场迅速积累资本,不断扩张投资拓展至整个粮油产业链,并利用金龙鱼先后开了小包装调和油、“1:1:1”健康调和油等业内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