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7月, 2020
四川甘孜县青稞产业转型升级青稞食品“出川入海”

四川甘孜县青稞产业转型升级青稞食品“出川入海”

中新网甘孜6月21日电 (王鹏 刘忠俊)一粒粒饱满的青稞进入生产线,伴随着浓郁的炒青稞香味,几道工序过后,一袋袋青稞饼干被生产出来。近日,记者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县青稞文化产业园了解到,川西高原传统的青稞产业正在转型升级,通过提高产业附加值惠及当地藏族民众。

生产线上炒熟的青稞。刘忠俊 摄

雷建平告诉记者,目前产业园一年可炒制青稞熟粉4800吨,另可生产青稞饼干18000盒,青稞饼干实现“出川入海”——走出四川,进入上海市场。

“前几年,我们去百姓家里发现,他们囤积着大量青稞,少的有七八千斤,多的有几万斤。”甘孜县委书记雷建平说,出现这种现象是因当地藏族人有“储备粮食防天灾”的传统观念,另一原因是青稞收购价低,老百姓不愿出售。

青稞产业附加值提高了,当地的青稞收购价也水涨船高。据了解,以前甘孜县青稞市场价为每斤1.6元,如今已达2.2元,民众的种植和出售意愿随之增强。

据了解,除青稞饼干外,甘孜县青稞文化产业园还完成了青稞面包、青稞饮料等产品的先期研发,未来将陆续投产。根据预测,青稞文化产业园全面建成投产后,预计可以实现年产值13365.6万元,带动种植户人均增收894元,户均增收3310元,可以惠及甘孜全县179个行政村。(完)

图为甘孜县青稞文化产业园现代化生产设备。刘忠俊 摄

“这条青稞食品生产线可以说是国内最先进的,比我们在上海的生产线还好。”上海贝玛食品有限公司在甘孜县的生产负责人吴建华表示,该公司多年来致力于生产青稞食品,此前青稞多来自青海,“来到甘孜县后发现,这边的青稞品质很好,颗粒饱满,青稞粉香味浓郁。”

图为甘孜县青稞文化产业园现代化生产设备。刘忠俊 摄

“文汇网”称,韦尔斯亲王医院发言人针对此事回复记者查询时表示,由于未能取得死者家属同意,案件已交由死因裁判官跟进,不能提供详细数据。但一般而言,为减低病人跌倒风险,医护人员会安排病人入住较接近护士站的病床,并将其私人物品放于床边,方便其拿取;以及向其提供召唤钟,让病人有需要时可召唤职员。

据媒体此前报道,“医管局员工阵线”日前煽动香港医护人员进行罢工,借此威胁特区政府响应其诉求。7日,该组织会员就是否延长罢工进行投票,投票结果显示不会延长罢工。梁振英当日转发“不延长罢工”相关帖文表示,“罢工正式失败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魏琦的妻子是武汉市汉口医院神经内科的护士张莉,目前在隔离病房工作。魏琦介绍,由于医院提供给一线员工住宿的酒店名额有限,他就和妻子选择回家住宿,所以他们还是能经常见面,也可以相互依靠,相互鼓励。魏琦说,这相对于很多其他一线同事来说,他们已经很幸福了。不过他目前最放心不下的是他的两个孩子,6岁的儿子和3岁的女儿,以及他年迈的母亲。目前,他们已经有一个月没见面了。为了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魏琦提前把两个孩子送到了乡下,由魏琦母亲一个人在照顾。魏琦说,他母亲是很要强的人,每次通电话都说家里很好,两个孩子都很听话,让他们安心在医院工作就好。但一个6岁、一个3岁的小孩,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可以想象母亲可能每次做饭都是慌慌忙忙的,实在是难为了老母亲。

目前,该园区内的青稞饼干生产线正在试运行。记者在生产车间看到,饱满的青稞依次被炒制、配料、打粉、成型、烘烤,最终可生产出五种不同口味的青稞饼干。

“我们想让他们在甘孜县直接投资建厂,跑了三趟才敲定。”雷建平说,目前总投资6000多万元、集“收购+加工+存储+展览”为一体的青稞文化产业园已进入试运营,通过园区实现产业的集中、集聚、集约发展,青稞的附加值得到提高。

青稞耐寒性强、生长期短、高产早熟、适应性广,是川西高原主要的粮食作物。甘孜县被称为“康北粮仓”,青稞产量占全甘孜州七分之一,但多年来由于缺乏深加工企业,青稞产值低,销售渠道受到制约,导致民众种植积极性下降,增收脱贫困难。

魏琦医生和妻子张莉护士

为了提高青稞产业附加值,该县2017年派出工作组到拉萨、广州、上海、成都等城市考察青稞食品加工,最终决定与上海贝玛食品有限公司合作,生产现代化青稞食品。

报道提及,早前表态将为受医护罢工影响市民提供义务法律咨询服务的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昨日(11日)对此在脸书帖文中亦提到此事,她表示事件令人痛心。并引述港媒报道称,疑似因罢工所导致的护士人手不足,一名韦尔斯医院的病人于上周五(7日)做完手术,两小时后被发现倒卧在床边去世。我呼吁这位病人的亲属立即与新民党联络,除追讨金钱上的补偿外,更重要是为不幸去世的死者讨回公道。

魏琦医生和妻子张莉护士

报道称,香港市民曾先生的舅舅,近日在韦尔斯亲王医院完成手术后,在9A病房疑似缺乏医护人员照顾,发生意外离世,曾先生一家对事件表示极度愤怒,促请医管局追究涉事病房罢工的医护人员。

魏琦提到自己的孩子,有些愧疚。他说有时候,老大给他们夫妻倆打电话,会问,怎么还不回去看他,是不是不要他们啦。魏琦说,他们会照直说:“现在医院有非常多的病人要照顾,等大家的病都好了,就接你们回家。“好在,儿子还算懂事,可能也是因为以前平时加班也都这样解释,儿子也就不再追问了。但小丫头毕竟还小,加上他们还没有分开过这么久,一般在电话那头,就会哭着喊要爸爸妈妈,他们夫妻也只能是默默地挂掉电话。魏琦说,现在就期望大家一起努力,争取早日取得胜利,早日回归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他说,医院现在有驰援的医疗队在,加上积极团结的同事,他感觉胜利很快就会来了!

“我们家去年卖青稞总共得了4万多元。”56岁的甘孜县呷拉乡自贡村村民昂伍向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家里面10亩地全部种上青稞,一年下来可以卖得4万多元。“现在青稞值钱了,在家门口就把钱赚了,巴适得很。”